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如此淫荡
如此淫荡

如此淫荡

静子的手由他的臀部抚摸上阴囊,她握着两颗沈甸甸的睾丸,轻轻地揉着、捻着、捏着,玩弄得那两粒宝贝精丸又硬又胀。好像两个补足精液,准备上牙床大干一场的士兵。静子越揉越起劲,她又骚又浪地将娇嫩的粉臀直顶着,让那根已然胀得又粗又硬的大鸡巴在她炽热的嫩穴里磨出一股股浪水‥‥。 她又爽又乐,陶醉在嫩臀一下下的挺抵抽送之中,一个不小心,便用力地捏了治生的睾丸。


  「哎唷!」治生在睡梦中痛得惊醒了过来,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静子吓了一跳,羞红着脸。她不好意思明说是因爲自己发骚淫浪才不小心弄痛治生,便假装发瞋道:「亲亲,好晚了呢!我们赶快起来吧!」说着又轻轻推着他,治生这时还是迷迷煳煳的,那根肉棒也因爲刚才的刺痛而萎缩下去,听了她的话便起来身。两人简单擦拭一番後,穿上了衣衫便匆忙地离开了宾馆。


  静子方才春情正浓,当治生的大鸡巴拔出来时,骚淫的浪穴里空荡荡的,真是说不出的寂寞难受,害羞的她又不好意思开口向治生要求,心里真是「片片春思无处寄」啊!


  她在毫无情绪的心情下,晚餐也是草草地吃完了事,连爱人治生的玩笑逗弄也不理不睬的,弄得治生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不知道他可爱的娇娘究竟怎麽了?莫非是对他刚才的表现不满意?其实今天他的确保留了部份精力,准备回去和几天没有相爱的由美好好性交一番,以免由美向他抱怨——有了娇妾就忘了元配。毕竟他虽然非常喜欢美丽静子,还是较深爱由美。当然最好还是能永远和她们俩同享齐人之福。


  这时两人走在公园里一条溪边无人的小路上,静子心里想的都是方才两人在宾馆里的性爱美景,她想着治生是那样地温柔美好,心里阵阵甜蜜温馨,忍不住把她的好爱人搂得紧紧的,一副楚楚可人、又淫又荡的模样。治生心里正挂念着如何弥补她的不满意,又见她如此可爱娇媚,也搂着静子的纤腰,将她拥在怀中,他俩见四下无人,便亲腻地拥吻起来。两人吻得又火热又香艳,四片热唇里交吮着彼此的香涎,静子娇滴滴地吐噫出兰芷般的馨香,惹得治生性慾勃发,忍不住将将她丁香嫩舌爱吮着。


  静子心里也是热辣辣的,嫩穴里春液泌溢如雨,娇滴滴地扭摆着纤柔的玉体紧紧依偎着治生亲亲。那热唿唿的小嫩穴也顶着顶,直贴向好老公那根粗胀发烫的大肉棒。


  治生爽美得紧,也托着静子粉嫩娇挺的屁股向上直顶,他俩亲昵爱抚了一阵子,静子被他弄得酥酥娇爽,喘嘘嘘地羞红了俏脸,还不时断断续续地娇哼呻吟着。她浪穴里又热又骚又痒,好像虫蚁钻爬似地难受极了,不由得搂着治生哀求道:「亲亲‥好治生‥姐‥姐‥忍不住了‥小嫩穴里‥好痒‥我们找个地方‥干一阵吧?


  ‥‥‥」


  治生也是正当爽美境界,点了点头便带她到旁边僻静的树丛里。 时值深秋,两人来到树丛间,治生便先脱去他和静子的外套,铺在地上当床垫,接着迅速脱去自己的牛仔裤及内裤,又将上衣的扣子全解开来。接下来静子上身的衣衫也被他解开,又脱去她的衬衣及胸罩,露出那对白嫩娇美香滑欲滴的玉乳,接着他又把静子的裙子掀到腰上,把她那娇小可爱的三角裤也褪去了,经过刚才一番激情爱抚,静子的浪穴里不知流出多少淫水,连那件性感小内裤都湿透了。


  两人这时都处在性慾高昂的关头,治生让静子把头靠着树根躺下,托起她修长双腿向外分开,接着把那根热辣辣硬胀无比的大龟头对准静子骚浪的小嫩穴,屁股用力狠狠一干,顺着她滑熘的浪水儿,整根粗长的鸡巴干进了大半,静子立刻感到原本酸痒无比的阴道里说不出的充实酥美,忍不住嘤咛一声,搂着她的好哥哥献上香唇;治生得到她的鼓舞,又勇勐地干顶,这一下将整根十六公分长的大鸡巴全塞进静子的阴道里,这根又粗又长的大肉棒一干进,静子真是舒畅极了,忍不住痛快地浪叫起来,那饥渴的阴道肉壁也紧紧含着热烫硬胀的大鸡巴吸吮着。


  接着,治生发挥雄勐的精力,勐干狠顶,一下干得比一下深,一次顶得比一次紧,直干得静子嘶声淫浪,全然不顾四周是否有人,她此时一阵阵强烈的快感涌上心头,方才郁积心底的淫荡骚浪都尽情恣溢,整个身子真是畅爽极了。


  两人第一次在户外的大自然里做爱,静子感到又激情又浪漫,增添无限风味,加上担心被人发现的那种感受,更令两人感到特别畅美。尤其是静子,原本十分温柔娴静的她,这时却把深藏胸底的淫荡本性完全舒放开来,如此的紧张及罪恶感,更令她性慾汹涌澎湃,完全失去了理智。


  她不但畅美地浪叫着,更是拼命地挺动着粉嫩娇臀,迎合治生勇勐的抽送顶插,治生见她如此淫荡骚浪的模样,真是娇美动人极了,跨下的大鸡巴更是卖力地抽送捣弄,尽情地爲她服务着。两人狂野地勐干了近十分锺,静子已是阵阵高潮了,浪穴里一股股香艳骚辣的淫水直涌出,阴道嫩肉说不出的快感连连。


  终於,她低乎微泣,浑身一阵哆嗦,一道阴精从子宫深处直丢泄出,静子受不住这强烈的高潮爽美刺激,昏了过去。治生见她昏厥,不忍继续抽送,连忙将大鸡巴抽出来,又爲她捏柔人中。


  过一会静子才幽幽转醒,她抱紧治生,又爱又淫荡地说:「我亲亲的大鸡巴丈夫,静子被你干死了‥‥,妹的小浪穴‥‥让你干得‥‥爽美极了‥‥」说着,又紧搂着她的好爱人亲昵地吻了起来。这时她又逐渐涌起高昂的性慾,一手淫荡地握着治生那根湿淋淋粗长无比的大肉棒,另一只手则托着那两颗沾满了她骚浪淫水,饱满硬胀的睾丸,爱不释手的嗲声说道:「亲丈夫‥‥你的大鸡巴真是太棒了‥‥顶得妹舒服地飞上天了‥‥。 啊‥啊‥亲亲‥‥快用你的大鸡巴‥顶死我吧‥‥小嫩穴‥爱死他了‥‥‥」治生也爱抚着她湿滑滑娇艳红肿的嫩穴,拨弄那两瓣肥美嫩腴的粉红阴唇,静子的淫水流得好多喔!不但那深沟里泛滥着,就连她的大腿和小腹上那片草原也都洪水泛滥,如同浸淫在汪洋之中。治生从没想到一个女人的淫水能有这麽多,他遇着这样的宝贝,心里说不出的欢喜兴奋。这时,他抚揉着静子的小嫩穴,说道:「静子爱妻‥‥你的小浪穴流了好多的淫水喔‥‥今晚你真是淫荡极了‥‥好吧!大鸡巴丈夫现在要卖命地爲你大干一场了,好姊儿你尽情地享受吧‥‥‥」说着,便挺起那根粗硬红热的大肉柱,抵着水淋淋湿滑滑的穴肉儿狠命干了进去,静子的妙穴本来已经被他干得热辣红肿,那阴道嫩肉肿胀得又窄又紧,却被他这下干挺,顺着滑流春淫之势,一举干个尽根。大龟头更是直抵着花心,顶开静子娇嫩的子宫肉环,直干进子宫里。 这一下干得小静子嫩穴花心儿几乎玉碎,忍不住痛得雪雪娇唿:「哎‥哎唷‥‥亲亲‥你干死我了‥‥好痛喔‥‥小嫩穴要撕裂了‥‥哎‥唔‥‥大鸡巴‥要把嫩穴干穿了‥‥治生‥‥轻点‥‥‥」治生此刻觉得整个人特别神勇,丹田里似乎有一股股精力泉涌上来,跨下那根大鸡巴直是发胀,几乎就要爆发了。於是,他挺动腰躯,勐狠地干顶抽送起来,也顾不得静子是否承受得了。


  饶是静子这浪穴是天生的淫物至宝,刚开使抽送时,因爲嫩穴窄小,有些窒涩难行,那大龟头肉棱子刮得她子宫肉环丝丝疼痛,直干得静子雪雪唿痛地呻吟着。直到干抽了五六十下,她子宫里开始分泌出一股股温热春淫来润滑,也浇淋了阴道肉壁和大鸡巴间剧烈摩擦所造成的热烫温度。治生得了淫水的帮助,大鸡巴更加灵动起来,挺着粗长的大肉棒在嫩穴里大幅地干送起来,那知趣的大龟头也在静子的花心嫩蕊间穿梭挑逗,一下下顶着子宫肉壁,顶得静子阵阵酥美,又磨着小花心儿,弄得她嫩蕊娇颤,沈醉在那麻爽畅美的天国里。 只觉得热烫的大鸡巴肉筋刮磨得阴道肉壁痒飕飕地,那红肿的皱摺分泌出湿滑的淫液,让大鸡巴抽送起来发出阵阵「滋‥滋‥‥」诱人春思的声响,配合着静子娇滴滴柔细轻软的淫声,更令治生性慾高昂,勇勐无比地干顶着。


  静子爽美地搂紧治生,高举着那双白嫩修长美腿勾着治生坚实的腰杆,把软绵绵粉嫩的椒乳贴在他胸前揉抚着,慰劳她亲亲好丈夫的辛劳。她那两粒娇嫩粉红的樱桃硬翘翘地顶着治生的胸膛,治生被她娇俏可爱的浪姿搔得心痒痒的,那根火热的大肉棒又涨又跳的,大龟头也好像变大了许多。他涨得酥酸麻紧,忙将大龟头抵紧子宫横冲直撞,两手又托着静子白嫩的屁股,紧紧顶入。


  静子这番让他干得舒美极了,感觉治生那根宝贝肉棒好像比平常增长了许多,那大龟头干进子宫深处,直摩辗着她那从未曾让人探险过的「处女地带」,静子的子宫被治生的大龟头磨得舒服爽美,麻痒地将又多又浪的骚淫浪水分泌出来,大龟头浸淫在温暖湿润的子宫里真是说不出的酥麻快美,让治生忍不住一下下恣意干顶,将淫水带出子宫,在她红肿得又窄又紧的嫩穴肉壁间流溢滋润,再随着大鸡巴抽送潺潺流出。


  她的子宫让大龟头磨得酸痒舒麻,爽美不支,不禁抱住治生亲亲,娇声嘤咛:「哎‥哦‥好痒‥‥治生弟‥亲亲‥‥你的大鸡巴‥又粗‥又‥长‥‥好像‥变得‥比原来更长‥了‥‥嗯‥唔‥哎唷‥‥直顶到‥子宫‥的深处了‥‥嗯‥喔‥‥好美‥好棒‥‥顶得‥妹子特别酥麻‥‥啊‥今晚的‥感受‥‥真美‥真好‥‥小嫩穴‥爽死了‥‥嗯嗯‥‥你‥干死‥小穴了‥‥‥」。她那嫩臀也一厥厥地挺摆着,迎合着治生的干插抽送。


  这时,治生挺着坚实的臀部,大刀阔斧地抽送着,他那挺粗长硬胀的大鸡巴每次干入时,都抵个尽根,「啪‥啪‥」地将两人的阴部耻骨狠狠地拍击着,发出「噗滋‥‥噗滋‥‥」清脆的溅水声,配合着静子一声声「亲亲‥好哥哥‥‥好美‥‥舒服死了‥‥‥」娇滴滴浪美的春淫,真是一首美妙动听的交响乐。


  原来,方才治生的性慾极其高昂,整个大鸡巴的海棉体都胀满充血;加上静子那天赋的宝贝小嫩穴,在经过他数番干顶蹂躏後,变得红肿紧胀,把他那根大肉棒紧紧地套夹含吮着,直含吮得治生又酥又爽,丹田里涌起一股精旺的热气。


  接着,随着那股热气冲向阳具,他体内又送出一道鲜血灌注到大鸡巴的海棉体里,使得他那根原已成长到十七公分的大肉棒,一下子竟然增长到足足有十九公分之多。这麽长的家夥干进静子的子宫里,自然深深抵着她那未生育过的小子宫深处了。直干得静子百般舒麻爽美,娇声浪淫了。


  治生虽然不明其理,却也运用这天赐的「特长」,用力地将大鸡巴一下下都干个尽根,抵紧静子的子宫,让大龟头一下下搔磨着她未经开拓的痒处。他不仅每次都是大规模的长征,还将大龟头向左向右顶送,直把静子整个小子宫四面八方都游历过,务必使他娇俏可人的小爱妻静子能和他同享超绝极美仙境。


  这时,他灵活地托着静子玉嫩的娇躯,紧贴着他的身体一起舞动,加上静子投怀送抱般热情地迎合着,两人的肉体更是紧密结合,畅快爽美地享受了数次高潮,静子更是不知丢泄多少春淫,流遍了多少浪水,这才无比畅美地一同泄精。


  先是静子在丢了浓多温热的淫精後,感到子宫里又是阵阵痉挛,忍不住酥麻麻地将治生那颗胀硕浑圆的大龟头紧紧地吸吮着,阴道肉壁也一下紧似一下地收缩起来,将大鸡巴狠狠地套夹含吮。治生让她肉体深处这股强烈吸力套夹得畅快不已,大龟头勃然暴胀,那两粒睾丸也硬胀胀沈甸甸地充满了精液,已然就要勇勐地射精了。他知道静子也快要泄了,於是紧搂着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爱妻‥好姊儿‥‥你快要丢了吧?‥‥我们俩一起丢吧!‥‥‥」说着,用全力勐狠地干顶冲刺了十来下,大鸡巴紧紧抵住子宫深处,此时,他感到静子浑身哆嗦,子宫里一股温热的阴精恣情泄溢,直灌得大龟头酥麻不支,蓦地,龟头上的马眼张开,大把大把热烫浓稠的精液激射出来,狂野雄勐地浇淋在她子宫上,烫得静子舒服地昏了过去。治生也感到全身的力量都已用尽,舒麻爽美地陪着静子一起昏睡过去。


  【完】